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湖淫欲横流
江湖淫欲横流

江湖淫欲横流

第一章协议

  龙玉阳年近三十五,父母双亡,在武林中是个有名的武林人,他武功高强,家财万贯,而且乐善好施,多年前便得了「佛心侠肠」称号,早年间和孙鑫、钱志皓、赵东国、李超群并称为武林五侠,后五人结拜为兄弟,同时一起追求武林十美,但不知为何原因四人都抱得美人归只有他一人遭拒,因而从此奋入家业,在短短十年间,取代了四大家族,成了武林第一世家,直他直至现在未曾娶亲,因此一直没有儿女。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暗说龙家家大业大,龙玉阳长相甚是俊朗,应该很容易找到好的伴侣,然而他的婚事却一直担搁着,到最后龙玉阳自己也觉的不行,不过就在这时,武林十美之一的孙绛红,忽然答应离弃李家改嫁于他,令他兴喜不已。

  再说孙绛红今年二十七,也是名家之后,她是孙、钱、赵、李四大家族中金剑无敌孙成的大女儿,孙鑫的姐姐,同时也是武林十美排二,十年前她捥拒了龙玉阳的追求,和她妹妹孙绛绿嫁给了「玉潘安李超群」传为武林佳话,然而好景不常,四大家族超过十六岁的男丁却在一年前争讨淫魔龙玉银时全都不幸死去,于是四大家族的风光也由最后杀死龙玉银的龙玉阳代替,而孙绛红也在一年后的今天弃了李家带着二女改嫁龙玉阳。

  今天应该是龙玉阳最开心的日子,也是他与孙绛红成亲的日子,不过龙玉阳这个时候却开心不起来,原因是他正被人追杀着,而追杀的那个人就是他的妻子孙绛红和四大家族。

  「贱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龙玉阳混身是伤的靠近崖边,他的面前却站一群人,只见其中一位妩媚无比的美妇人闻言即道:「因为我们恨你龙玉阳!」「恨我,这是为什么,我龙玉阳对你们只有恩,从来也没有过仇,为何要恨我!」那妇人道:「不,龙玉阳,我们和你有仇,而且是莫大的仇,因为你喜欢我们十美的私心,所以没有及时救助我们的夫君,因为你要报复四大家族抢了你龙家的名头,所以你故意不救我们的父亲及兄弟,对不?」龙玉阳闻言狂笑道:「原来如此,对,我承认我确实爱慕你们武林十美,但我从未因此对你们有所不诡,而为了救你们丈夫,我负重伤不说,为了替你们父亲及兄弟报仇,我甚至大义灭亲,杀了我的亲弟弟龙玉银,然而你们竟然只是因为我救不了你们丈夫和亲人这个未需有的理由设计杀我,哈哈哈!」龙玉阳大笑后露出了悔恨的脸色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好恨,恨我当初为什么不信亲兄弟的话,相信武林一美花仙子温晴晴不是他奸杀的,而是被你们四大家族嫁祸的,我恨我为什么明知你们个个无情无义而去救你们的丈夫,我发誓,我龙玉阳若是能过今天,我一定叫你们武林九美,四大世家所有的女人成为我胯下之奴!」那妇女见状略显惊恐,然群人中却又有一位美妇出来道:「红姐,别跟这斯磨蹭,他现在中了追星散的毒,功力尽失,再加上」龙武真诀「已落入我们手中,我们快些杀了他。」她话才完,众女点了头,马上逼了上去。

  这时,那龙玉阳见状忽然又狂然大笑,笑的好不凄凉,然后丑恶的看了她们一眼,便转身跳下崖去,这崖原本也是龙玉阳逼他弟弟龙玉银跳下之地,此时可说是追随了他的亲弟弟,而众女见状本要阻止,怎奈上前已是不及,最后也只能看着那绕绕云雾兴叹了。

  于是十六年后,一个年约十八岁,长相美丽的少女,忽然一脸悲泣跑到了这个坡崖上,随后她身后又追来了一位长像相当英俊的二十岁少年,少年一到他身后,本来要从抽动肩上拉她转身过来解释,然而他手伸到一半却又放下手来。

  美少年道:「芝妹,你别这样,我并非不喜欢你,只是……只是……」美少女忽然转身过来,用沾满泪痕的俏脸怒道:「只是,只是你喜欢的人是男人对不!」美少年一惊,便颤抖道「芝妹……你。」

  美少女恨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天我正在房外,你和李师兄的对话我都听见了,你说你喜欢李师哥,要让李师兄要了你,结果被孙伯母知道了,将你赶出家门对不?」美少年脸色变得很难看,他默默不语,这时美少女再哭道:「孙剑书,你好,你给我滚,我永远再也不想见到你!」她说完转身仍耸着肩哭着,然而却不知身后的美少年非但没有走,而是露出了一丝阴狠之色。

  美少年缓缓的提起一掌,走近美少女身子,眼看着一掌打下,美少女便要冰消玉殒,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一声干咳惊动了两人,那美少年急忙放下手来,而美少女也因此转身跑了下山,美少年正要追去,却被那出声之人给拦了下来。

  美少年孙剑书看着眼前这个年近五十,脸形方圆留有短胡,身材壮硕,且穿着华贵的中年人冷道:「你是何人,为何拦我?」中年人笑道:「孙公子且慢生气,老朽乃杨人九是也,之所以拦下公子,本是有些话想对公子说!」孙剑书低下头低念了二遍「杨人九」三字,突然他惊道:「万武财神杨人九,散金只为做风流,你是风流武财神杨人九?」中年人道:「好说,风流武财神只是武林多事人给的名号,其实这风流属实,但武财神之名却不敢当,老朽只不过是一名会武的商人而已。」孙剑书道:「前辈谦虚了,前辈的事迹晚辈小有耳闻,听说前辈以前为了美人散尽万金购万本武功秘笈,想来前辈的武功已大概也已经练至出神入化,只是不知前辈要和我说些什么?」杨人九笑了笑却答非所问的道:「公子,世间情爱乃无所固及且阴阳所不能阻,不知老朽说的对否?」孙剑书脸色一变道:「不知前辈所意为何?」

  杨人九道:「公子,老朽再说明白些,老朽几年前巧得一本「幻身谱」的秘书,此书之中竟可将男子化为女子,不知公子有兴趣否?」孙剑书眼睛一亮,他颤抖的道:「前辈,你是说有术能把男子之身变成女子之身!」杨人九点点头并道:「其实刚才老朽已听到公子与汝妹所言,因此想助公子,帮公子了去相思之苦,但是……」孙剑书听闻他话有后续,急道:「前辈有何难处明说无妨,只要晚辈能及,任何条件晚辈都能答应。」杨人九道:「公子言重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公子独爱俊儿,老朽却爱美人,但老朽已步入钟老之年,美人见老朽不爱,公子却是年轻俊美,因此,老朽想借用公子才俊仪表,一尝拥下十美的宿愿,而老朽也会完成公子的宿愿,不知公子愿意否?」孙剑书道:「前辈的意思是要和我合作?」

  杨人九点点头,孙剑书低头想了想,一会,他抬头道:「前辈的条件,晚辈可以答应,只是武林才俊如此之多,那十美不一定看上晚辈,而前辈如此看重晚辈,只怕晚辈不能让前辈如愿以尝……」杨人九笑道:「只要公子答应,老朽自会策划一切,而且在这之前,老朽会教公子武功,也会收公子为义子,让公子从武林俊杰中脱颖而出,当然,老朽也会让公子学习幻身谱,这幻身谱分十篇,老朽每收一美,便给公子一篇,直至十美收尽,公子也会成为真正的女儿身如何?」孙剑书迟疑,杨人九见状便又道:「公子这般犹豫是不是觉的老朽的诚意不够,这样好了,老朽先把第一篇给公子,然后再给公子一颗仙医所炼,武林女子最想要的「修颜丹」如何?」孙剑书一听大惊,这「修颜丹」听说是仙医白不理为他妻子修罗鬼女温堇所炼,功能将一个丑如鬼厉之女人变成美如天仙,而且这丹效从他妻子身上也得了证实,只是仙医妻子温堇最后得了连仙医也医不了的病因而死去,而仙医白不理向来和妻子温堇鹣鲽情深,所以也跟着殉情,从此「修颜丹」下落不明,没想到竟会落入杨人九的手中。

  孙剑书想了想,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为了爱他可以牺牲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他道:「前辈这样说,剑书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他跪了下来道:「义父在上,请受剑书一拜。」杨人九笑了,而且是大笑,他扶起了孙剑书说了两声好,便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和两本册子交给了他道:「这一本是龙武遗诀,和你的师门所学的龙武真诀是上下两册,你先不要问我是从何得来的,先把它练熟,第二本就是你要的幻身谱第一段,记住,只要你练了第一段就会开始有女人的特征出现,那时无论如何要先隐藏住。」孙剑书道:「剑书明白了」

  杨人九让他起身,便和他说着接下来的事,然他才说到一半,忽然远处来了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绑着双辫,身材娇俏,脸蛋和刚才那美丽的少女相似的少女,他一到场先是咦了一声,然后便奔到了孙剑书的前面,拉着他的胳臂喜道:「书哥哥,原来你在这里,芊儿正在找你呢」她说完四下张望边道:「奇怪了怎么不见姊姊?」她看到了一边的杨人九便道:「书哥哥,他是谁?」孙剑书咳了一声道:「芊儿妹妹不得无理,他是我刚才才认的义父,你要叫他杨伯伯。」少女听了笑着到杨人九的面前一福道:「杨伯伯你好,书哥哥都叫我芊儿,你是哥哥的义父,你也可以叫我芊……!」她才说到这儿,那孙剑书便突然发难点昏了她,杨人九一愣,自然把她搂在怀中看的孙剑书。

  孙剑书笑道:「义父对孩儿这样好,孩儿总要先表示一下,此女名叫赵芊芊,虽不是武林十美,却是武林十美排九也就是刚才那赵芝芝的妹妹,孩儿就将她献给义父了。」杨人九没想到孙剑书那么上道,他大笑道:「好好,果然是我的好儿子。」低头朝怀中看个仔细,却看此女貌美如花,身香如玉,果然是个好炉鼎。

  孙剑书见杨人九对赵芊芊爱不释手,便识相的道:「那么孩儿现在先去追那赵芝芝,义父可在悦来栈找到孩儿。」他手一作捏便下山而去,瞬间坡上只剩下怀抱美人的杨人九。

  第二章诱奸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玉勃

  (滕王阁序)

  山谷内一栋精舍座落湖泮,一旁另有数栋华丽豪楼,只见那楼房甚为宽大华丽,一看即为富人子弟所有,而那精舍为二楼建筑,面朝湖心,在二楼帘布大开,从中可看到一名中年人和着金色氅毛大衣,抱着一位妙龄女子坐在一方白虎皮的大椅上,那大衣将二人身体包里在里头,只露出了秦首面向湖中。

  春温花开之既,湖风缓缓吹来一阵微凉,却冲不去房内的温暖,只看少女在中年人的怀里慢慢转醒,她一张眼看着湖光生辉,又觉全身暖火,身子娇弱慵懒半点也提不起功力,低头一看,却看着被人抱在怀中,用毛衣包里着不禁说道:

  「这里是哪理,我是怎么了?」

  微一侧头,又看她身后抱她那人,原来是在山上刚认识的杨伯伯,便开口道:「杨伯伯,你在做什么?这里是哪?我怎么在这,嗯嗯,奇怪,我怎么没功力。」杨人九双手隔着裘衣,不断的抚摸着娇嫩的玉体,鼻间闻到一股处子芳香,开口在少女的耳垂旁轻轻吹开发丝道:「芊儿,你受了阴毒气劲受阻,伯伯正在帮你按摸调气排毒,你放松些。」那少女赵芊芊闻听细细耳语,小耳好似毛发搔弄酥痒不止。她呵呵轻笑,却又感有一双大手从抹胸侧伸入,握住自己一双蓓蕾不断的摸揉,不禁脸色顿红娇哼数声道:「杨伯伯别摸那里,芊芊感觉好奇怪,心跳的好快,而且……而且好想……如厕。」杨人九享受雪嫩娇乳的触感,一边继续抚弄道:「芊儿莫疑,那阴毒正在亶中穴四周游移,因此伯伯要将它驱离,你只要放松身体,现在我要渡口真气助功。」杨人九才说完,那厚唇儿就寻着丹红小嘴,只见赵芊芊娇哼半声,那小嘴儿便被吮住,接着杨人九将双手空下两指,一边轻揉,一边轻捻弹着乳上的红梅,使得那未晓人事的少女赵芊芊如同雷击,她勉强提起双手阻止,却无力的搭在大手之上,小嘴儿被封住,感受到短胡刮刺的同时,小舌已被姿意的搅吮,她想说话,却只能从鼻间发出糜靡娇哼。

  杨人九享受了一会少女口中芬芳的香津和柔软香丁,见少女舒服的红颊生红美眸半开,便离开了好唇,接着他低头咬拉开系在白皙脖上的红结,然后身子一抖,身上氅大毛衣便随抹胸一起掉落,只看赵芊芊酥体半露的躺在杨人九曷色强壮却满是疤痕的身子怀里仰着小脸轻轻的娇喘,她那双细柳正搭在柳人九的人手上,而胸前那一双白玉娇乳正在大手的掌握之下变着不同的形状。

  杨人九一点一点的用厚唇亲吻着娇嫩的通白如雪的脖子和玉肩,一双手揉抚玉乳偶尔用食指轻弹着乳晕上的红梅,直到那红梅越发坚硬且色越深红这才放弃了一只娇乳游移而下,那手先再小脐上转了一圈,引的赵芊芊小腰轻抖,然后再往小腹而下,直到那双腿间微已浸湿纱裘的微凸之处上。

  又是一声娇呼,那赵芊芊急忙一手伸下,挡在大手前面喘道:「伯伯别碰那里,芊儿那里好脏……」杨人九一笑道「伯伯不怕」他将手按在她手上,便从指缝中溜进一指,浅浅滑动,赵芊芊娇哼一声,仿如遭击,接着她脑中空白,下身麻痒不止,身体不断扭动,而这一扭动,那背上疤痕刮着,又是一阵搔痒,让她又是舒服,又是想笑,小腹更有一道尿意急生,赵芊芊即哼道:「嗯嗯,伯伯,芊儿禁不住了,要尿了。」杨人九闻言突然停了动作,他将赵芊芊一双小脚拉曲起,扯下她的裘裤,然后让她的脚儿踏在膝上,随之将膝大开,然后再次将手放在略有水迹的嫣粉耻丘之上。

  赵芊芊正在迷蒙之既,杨人九停手让她又感到一阵空虚,随即见杨人九脱去她的裘裤弄成像是大人抱小孩拉尿的姿势,不禁羞娇说道:「伯伯别这样,这样姿势让芊儿好羞。」杨人九手剩一边摸抚,一边道:「芊儿别怕,等一下若有尿意,那便是要排阴毒,你就尽管排出。」赵芊芊初逢人事,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那娇乳上和下体传来的阵阵酥麻,又让她欲念缓缓高涨,一会儿杨人九将两指放进轻抅着湿嫩的壁道,赵芊芊越发不能制己,尔后杨人九更用两指挟起那阴蒂轻轻一扯,那赵芊芊娇呼一声「不」,忽然间她小腹微向前,便从娇嫩的小穴中射出一道有如弯虹的黄泉,咱咱声响的在虎皮上。

  杨人九转身放下了仍在云端酥体无力的赵芊芊,将她双腿大开放在大椅上,那黑色毛发下的嫣粉阴唇尽露,上面还沾满了少许的淫液,相当的糜靡,看的杨人九也不禁顶起了胯下的超然大物。

  杨人九开始脱下被赵芊芊弄湿的裤子,然后站在赵芊芊的面前露出那如婴儿臂大的阳具,那闪着水光有如婴儿拳头般的龟头不断的向赵芊芊点头,然而赵芊芊却仍在迷蒙之中,直到杨人九扶起她细柔的小蛮腰,和她面对面的坐进大椅,她才感下花苞正含着一根粗烫之物因而稍稍惊醒。

  不过当杨人九府下身去再次贪婪的夺取香津,那双手又落在一双略显指痕的娇乳不断的抚揉时,赵芊芊又再次痴迷的发出了哼哼之声,杨人九见状又抚弄了一会,这才轻轻的离开朱唇和玉乳,扶着阳具轻轻顶着嫩穴,看着双眼迷离的娇人儿道:「宝具儿,放松些,伯伯要进去了。」赵芊芊虽然情迷,却还隐约知道了什么事,她努力的伸起双手推在杨人九胸膛,然后哀求道:「不,不可以,芊儿这是要留给书哥哥的……哦,好痛!」她话未完,只见杨人九用力一挺,那大阳具便进了三分之二,不但破了那道贞节的薄膜,而且龟头也顶住了一团嫩肉。

  不知是痛,还是疼惜贞守了十几年的贞洁被人夺去,赵芊芊在杨人九身上轻泣着,而杨人九则是抱着她舒服的享受着少女阴道的紧缩和花心轻吮龟头所带来的快感,尔时,才开口安慰道:「小宝贝儿,别哭,伯伯会带你到你一生都尝不到的快乐。」他话说完,轻轻的搂着小腰,缓缓的抽出,然后再浅浅的插入,这样来回八次,便用力的深入一次,起先赵芊芊仍是一边喊痛,一边哭泣,但过了不久,忽然她停了哭泣,脸也越来越红,那杨人九已是花欉高手,哪能不知雏儿已疼痛已去,于是他减少了浅入的次数,换成了三浅一深,这样子果然引起了赵芊旧的需要,她小腿儿轻轻的勾在杨人九的腰上,那雪臀也在若有无的配合起来。

  「唔…唔…伯伯……芊儿……不痛了……不过感觉……好奇怪……嗯……嗯……那儿好像有什么在爬……芊儿……要……」赵芊芊开始搂着杨人九哼吟着,而杨人九闻言边挺边笑道:「芊儿要什么呀?」赵芊芊双颊红如玫瑰,胸前紧贴着杨人九的胸膛受着疤痕的刮痒,口中梦迷般的道:「芊儿要……伯伯……快些……帮……芊儿止痒……哦……哦。」杨人九不稍吩说,那大阳具便用力的插了起来,插得赵芊芊大声哼道:「啊啊……伯伯的棒儿……插的芊儿舒服死了……」杨人九见状将攻势放缓笑道:「那么宝贝儿还想你书哥哥不?还是要当伯伯的爱奴,让伯伯天天爱你?」赵芊芊见杨人九放缓,她羞着用力挺起腰肢,仰起苹果般的小脸,痴迷道:

  「伯伯别慢……芊芊不要书哥哥了,芊芊要当伯伯的爱奴,天天让伯伯疼,让伯伯爱……啊……啊……好美……。」那杨人九闻言得意的哈哈大笑,他双手抓着小蛮腰,开始用力插起,插的赵芊芊秦首乱颤浪叫不止,尔时,她用力吟道:「伯伯……插的好深……芊芊又禁不住了……啊啊……又要尿……啊……去了……啊~」她在一阵尖叫中,紧搂着杨人九,仰弓着身子全身痉挛地泄了喷着阴元,而杨人九知道她泄了处女阴元,也急忙顶的花心,运起龙吮吸的口诀,只见赵芊芊花心受到一阵吸吮又是一阵尖叫便失了神。

  将赵芊芊放在虎皮上,杨人九坐在椅上闭目调息,然后他的脸上先是一喜随后又是一忧,半会,他缓缓的张开了眼,这时他身前一个年约十六长得国色天香的白衣少女,而少女一见他醒便做捏拜道:「晴奴拜见主公!」杨人九轻轻的应了一声,那自称晴奴的女子起身便道:「主子的功力可有进展?」杨人九瞪她一眼便冷哼了一声怒道:「我的事哪时要你来问!」那晴奴闻言一跪即道:「恨奴不敢,晴奴只是担心主子的身子。」杨人九沉默半响,他突然平静的道:「过来!」那晴奴闻言即来到杨人九身边,这时杨人九将他拉入怀中便是一番强吻揉摸,直到那她媚眼如丝,娇哼不已才满意笑道:「几天不见,你的身子越来越诱人了,让我忍不住想破你的身子。」那晴奴紧紧抱着杨人九道:「晴奴也想主子,自主子将晴奴带来这万仇谷调教后,晴奴已爱上了主子,晴奴无时不刻想把身子献给主子,然主子不愿让晴奴的凤武真诀废去,保留了晴奴的清白,这让晴奴更加难过,如果主子现在要了晴奴,晴奴便是会死也愿意。」杨人九一听即道:「不,我要你练成凤武真诀,并不是要你帮我回愎功力,而是要你护着没武功的我,并帮助我报仇,那凤武真诀必需保住处子之身练至十成方能大成,到那时我再好好的慰劳你一番。」他说完又在香体上一阵乱抚,直让白衣女子哀求不已。

  杨人九停了手,晴奴坐在他怀中娇喘道:「主子,孙剑书已追上赵芝芝,他俩目前正在悦来客栈,而那辣手娇娥罗菱娇和她丈夫,赵芝芝的哥哥赵壁,已离开赵家庄,目前正在潘龙镇,看来是因为赵芊芊偷偷离家而受林倩茹所咐过来将她寻回去。」杨人九闻言忽然问道:「晴奴原本是赵壁的爱人,现在还爱赵壁不?」晴奴将脸儿贴在杨人九的胸膛,细手儿轻摸抚着那一道道疤儿道:「以前的淮河玉女殷恨儿早就死在谷中了,如今在这世上的只有主子的爱奴殷晴晴,晴奴谁也不想,就想主子,晴奴要快把凤武真诀练好,然后每天待在主子身旁服侍主子。」杨人九很满意殷晴晴的回答因此又疼爱了她一番,这时殷晴晴看了赵芊芊问道:「主子,赵芊芊是否要带去给堇娘调教?」杨人九道:「不必,她对我入赵家庄还有一点帮助,目前你只要待在暗处保护我,并监视雪奴她们随时向我会报,而也要随时从她们口中比对四大家族和万邪教的动态是否正确,另外,我要你去帮我做一件事,那便是令雪奴她们伺机挑起四大家族和万邪教的纷争。」殷晴晴点了点头她道:「主子不相信四季婢?」杨人九哼道:「除了你和云娘我不相信任何女人,春花、夏萤、秋枫、冬雪之所以从妓院跟了我,不过是因为我的钱财和武功,在我的身边,我只信认堇娘和你,相信堇娘是因为她也是个不幸之人而且对我有恩,而相信你是因为你和一个人长的很像,这也是我将你改名为晴晴的关系,不过你也别想要背叛我。」殷晴晴道:「晴奴不会!」,她话声坚定,看着杨人九又道:「主子说像晴奴之人可是那圣泂内冰棺里的主母……」她说到这忽然看到杨人九变了脸色,便不敢再说下去。

  果然杨人九忽然变的暴燥了起来,他扬起了掌便要打她,但过了一会,又放下手平静的道:「好了,你先去帮我准备一下马车,我要再调教一下芊奴,然后去会孙剑书。」殷晴晴小心意意的起身应声「是」然后便退出房外,虽然她知道杨人九不知什么原因看到她的脸便不会打她,也不会生气,然她还是不敢惹杨人九生气,因为她看过惹杨人九生气的女子下场,殷晴晴不会想它用在自己身上。

  第三章赵家攻略赵芊芊(二)

  九辆华丽地马车队武走在往龙凤镇山道上,其每辆马车蓬上正印着「九财」字样,这年头商车车队来往城镇并不稀奇,稀奇的倒是九辆马车有着一般马车的两倍长,而且除了请来京城有名的镇远镖局护卫外,每辆马车是由一名穿着不颜色劲装的少女驾御着。

  车队似乎不着急进镇地缓缓进行,而整个车队声势浩大,所经之处都能让人听到到咚咚的蹄踏声,而这般情景很难不让一般人认为车队是什么大官所有,但只要是明眼的人马上会从那「九财」两字猜得背后主人一二。

  原来这十六年前京城四大富商之一的秦家突然宣布破产,而他旗下所有产业,包括八大胡中最有名的晴月楼都被一名叫杨人九的人所接收,同时杨人九也散发拜帖,帖中告知天下武林人士,愿以万两黄金购置武功秘笈及收买会武的妙龄女子为妾,一时间造成武林惊动,财神杨人九和财神十二妾的名称不竞而走。

  再说车队仍龙凤镇方向走去,只看在这其中的一辆马车内,正有一位年继五十开外,身上满是疤痕的中年人跪在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雪臀之后,两人全身亦裸不说,那中年人腰身正一前一后使劲的干着少女。

  其实这中年人不是别人,便是那短短十年从商人变成名满武林的「风流财神杨人九」,而他身前的少女便是从如月山庄出走,受他诱奸的赵家二小姐赵芊芊。

  杨人九的挺着腰,赵芊芊则跷高了雪臀在他身前趴着,她长发飘乱地散落在玉背上,双手和小嘴儿紧抓咬着被裘,鼻中嗡嗡哼声,高翘起地小雪臀轻轻的颤抖,两片嫣红的花唇正随着大肉棒的抽插反覆翻花流液。

  杨人九锁骨撞击赵芊芊的小雪臀所发出的「咱咱」之声音传遍了车内,至昨夜醒来,赵芊芊已高潮数次,对杨人九的奸淫似乎越来越喜欢,看着杨人九轻数着插入的次数,每插进十下便在雪臀上拍打一下,那赵芊芊却不喊疼,相反的是发出甚为欢愉的娇哼,接着当杨人九数到了一百一十下时,突然间赵芊芊仰着头尖叫了一声,她身子一软,摊在被上大喘。

  感受着花心颤吮龟头的快感,杨人九停了一会,当他将仍坚挺的粗大肉棒抽出时赵芊芊便又低吟半声,那花房大量的淫潮也跟着给带了出来,染湿了身下的被裘。

  杨人九道:「芊儿你又丢了,这次还不到一百五十下呢,是不是又该罚?」摊在被上的赵芊芊闻言羞红道:「伯伯用这样姿势欺负芊儿,害芊儿又美又舒服,怎能芊儿实在忍不住才又丢的。」杨人九笑着伸手往那湿嫩又有些浮肿的花穴轻摸了两下,便道:「是芊儿这里太美了,令吾爱不释手。」赵芊芊将雪臀一缩,脸上露出痛苦表情道:「那儿已有些疼,再让伯伯插恐怕会坏掉,伯伯就饶了芊儿吧。」杨人九笑道:「芊儿宝贝儿,伯伯才不舍得你的美穴儿被干坏呢,但伯伯都还没尽兴哩。」他话声一完,忽然在那小菊花上摸了一下,便又道:「不然芊儿宝贝用这一处让伯伯发泄吧!」赵芊芊正不知杨人九说什么,只感雪股被分了开,接着那根火烫的大肉棒抵住了菊道口,她一下子明白过来,惊恐道:「伯伯不行,那儿太小!」然而她出声阻止已是太慢,只看那大肉棒磨了两下,杨人九便抓着小腰往前一挺,赵芊芊惨叫一声,那肉棒儿已整个插入菊道中。

  「好痛……伯伯快拔开……斯……」,赵芊芊嘶声喊,她一手紧紧握拳,一手却拍打着车板,脸儿刹白,两排贝齿直打哆嗦,状似相当痛苦,然而小腰让杨人九抓着却怎么也逃不开,只待拚命忍受,而杨人九感觉到菊穴传来的紧缩却比花苞还要紧上数分,让他酥爽不已,他细细的品味着束服的快感,直到赵芊芊求饶的呻吟声渐低小,这才轻轻的动了起来。

  受到一阵肉棒牵动,一阵抽疼让赵芊芊哼吟,但是随着那疼痛一次比一次小麻痒却一阵阵散开来,这一来一往赵芊芊也由叫哼痛转为呻吟,又从呻吟转为愉悦的言语,渐渐的她身子放松。

  杨人九见她不再逃,他一边挺动着腰,一边趴下去舔她的玉背,双手绕向前一手抓住那一只蓓蕾不断的爱抚,一手轻轻捻着花穴口的肉豆,而赵芊芊受三方攻击,美盼迷蒙,秦首乱颤,小嘴儿边哼边道:「好伯伯,原来这比干穴还舒服,嗯嗯……芊儿好爽……芊儿愿意让……伯伯天天罚。」杨人九听她娇吟,他更加用力的抽插着,插了赵芊芊自动的扭腰又淫道:「……呦……啊,这下插到肚子里了……芊儿的肚子涨死了……不行……芊儿又要……来了。」赵芊芊说着说着,她花苞中又流起了淫水滴下被裘,那杨人九见状便更用力的抽插,一下子把赵芊芊美上而天。

  「真是插死……芊儿了……来了……好美……到了……啊啊啊啊~」一阵娇哼接着秘穴内又喷出一道阴泉,人便又累着摊了下来。

  杨人九停了一会,拔出了染着些许血迹的肉棒,然后他拿起一旁的白玉药瓶,从中倒了一些透明的浓液分别落在口里、手上及大阳具上,然后抱起了疲累不堪的赵芊芊,先将手上的霜露涂于两穴,接着让她玉腿放在腰上,搂着她那娇弱的身子,一会大肉棒插入花苞,一会插入菊穴不断变换,而那嘴儿也含住她的小嘴渡过霜露。

  刚才插入时,赵芊芊仍感疼痛,但体内,花苞中,及菊道里却又一股清凉漫延开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清凉的感觉却便成了刺痒,及至最后开始盖过了疼痛,甚至随着杨人九的抚弄抽插越来越舒服,赵芊芊哼道:「伯伯使了什么法,芊芊那儿不疼了,唔唔,好舒服。」杨人九笑道:「这叫欲露,是能修伤复肌的好药,因为伯伯太喜欢和芊儿做爱,这药会让我的好芊儿快些回覆,好让伯伯每天疼你。」赵芊芊一双玉腿紧紧的锁着杨人九,她的贝齿咬着坚硬的肩头,一双细柳不继随杨人九抛动紧握,尔时,小嘴儿更哼道:「啊啊……好……深……伯伯好好……芊儿快爽死了……啊啊……。」杨人九在她小耳轻道:「那芊儿做伯伯的女奴,让伯伯每天干可好?」赵芊芊早已忘了羞耻,只觉得不继的需求着杨人九给她的快乐,她努力的挺动小雪臀道:「嗯,好……芊儿要做伯伯的奴儿……伯伯也要天天疼芊儿……又碰到了……花心好麻……杨伯伯……。」赵芊芊叫声「杨伯伯」头也抬了起来,她的美眸和杨人九的双眼一接触,突然从他眼中看到一阵奇光,接着混乱思绪渐渐被一个人影给占满,然后耳中只听到杨人九道:「那么我就是你的主人,芊奴已后只主人的听话,不可违抗主人。」赵芊芊目光呆愣即道:「芊奴是主人的奴儿,芊儿只听主人的话,不会违抗。」杨人九闻言,眼中奇光一逝,那赵芊芊即又回覆呻吟,她臀儿配合著杨人九疾挺,好似刚才那事一点都不存在。

  尔后,杨人九开始用力的狂干着赵芊芊,每一深刺都顶开了美穴内的花心,然后在赵芊芊尖叫高潮的快要失神时,那杨人九也大喝一声,将一排元阳悉数射进花宫内。

  赵芊芊全身颤抖了几下,接着随杨人九的手放开摊了下去。

  杨人九疲累地闭眼沉坐了一会,然后用手轻轻的在她的小腹按揉着,半响后,他抽出了已经平息的阳具,而这次随着阳具的抽开,却没有任何的淫液流出。

  杨人九坐在椅上,他拿起了原先准备好的湿布巾,一阵擦拭,却在这时听到一阵嘘律,整个车队也停了下来,接着一阵雄浑的喝声道:「阁下是谁,胆敢挡路,难道不知我威远标局的旗帜?」那雄浑的声音才落,却听一句尖细之声喝到,「让开!」,而杨人九听到这声音,声子一震,虎眉微蹙,随后拿着虎毛披衣包住身体,然后坐在椅上,此时只听到几声娇叱,跟着突然有一道冷风破开车帘,瞬时车内己有一名年约三十,金发碧眼,却满脸刀伤,奇丑如鬼的女子站在杨人九的面前。

  杨人九毫不惊慌拿起了一杯雪燕露,喝了一口,才抬头看着那女子叫了一声「堇娘,你来了。」那名唤堇娘的奇丑女子,看了看赵芊芊一眼,又看了那白玉瓶一眼,接着她忽然伸手在脸上一抹,取下了一张满是刀伤的脸皮,现出绝世容颜道:「仇儿,你是不是又动用「种心大法」?」杨人九没有否认,她看着眼前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只道:「阿姨,你知道为了能顺利完成我的心愿,我必需多建立几个心腹!」堇娘闻言,她走向赵芊芊,然后蹲下扶正她的下巴,看了她娇颜一眼,又摸摸她的身体,才起身走到杨人九身旁,她伸出细白娇嫩的手为杨人九诊脉,柳眉轻蹙道:「我并不阻止你完成心愿,也会帮你,但我说过不许你做对自己身体造成伤害的事。」堇娘放开了杨人九的手,她来到了杨人九的面前,然后伸手为杨人九解下了一张无比精制的面具,让他露出原本年青英俊的脸庞……第四章赵家攻略(一)初见师娘温堇「仇儿,我说过」种心大法「传自南回,是一种操控欲蛊的术法,每种一蛊,必失一智,当初你师父将身中欲蛊的你带来医谷中医治,而我要不理将这种心法传给你,只是要你控制体内的母蛊,并从中想办法寻解蛊之道,并非要你以蛊报仇,你怎么不懂呢?」堇娘为杨人九掀去面具后现出本来的面貌,那是一名看起来年约二十几岁名叫「杨仇」的英俊青年。

  杨仇满脸疲累道:「阿姨,您说的侄儿都懂,但眼下魔教中人虽不知师父已死,然宗下依附各宗已开始怀疑,尤其聂氏一宗的万邪教虽然表面还归附魔宗,但私底下却已开始叛离,昨日我已得到可靠消息,五宗已有三宗归附,最可怕的十二护法其中已有九人暗中和聂正听系,再如此下去,父亲好不容易建下的基业恐怕就要毁去,这样的话,更别说师父的遗愿完成不了,爹的仇便也报不了了。」堇娘闻言脸色一变摇头道:「不可能,她十二人受……难道……」说到这她忽然看了杨仇一眼道:「仇儿这事可确认?」杨仇点点头道:「是凤奴的消息绝对正确。」

  堇娘想了一下问道:「那么不理怎么说?」

  杨仇闻言突然变的根悲愤道:「阿姨,其实净宗一脉已遭毒手,二师父已死,全宗所属医谷内无一生还。」温堇大惊道:「不理他……。」堇娘退了两步,娇躯也摇摇欲坠,杨仇见状急忙把把扶搂入怀中。

  杨仇道:「阿姨,别伤心,仇儿就是怕你听了受不了,才不说的。」堇娘一落入杨仇怀中,她先是一阵伤悲,但随即红着脸挣开起身转过脸去,便用相当冷的声音道:「我温堇没有那么软弱!还有下次不是我愿意,别碰我的身子。」平平气,温堇转身过来脸上已回覆原来的娇媚,她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杨仇对她这样反覆无常的脾气似乎早已习惯,他答:「师父死后不久。」温堇眉头一蹙低头默念道:「难怪不理这一年来都没来烦我。」抬头看着杨仇又道:「你是不是因为这样才调查十二护法,才知道她们十二人有九人叛变的?」杨仇点了点头,他起身来到温堇的面前道:「现在除了牡丹、水仙、紫兰三位师姨娘的三个据点外,就只剩下万仇谷了。」温堇道:「嗯,这也对,除了你和我,牡丹她们十二人和你师父最近,你师父已死的事可能她们已知道,不过你也不必打草惊蛇,而且凡事要小心,牡丹她们也可能反叛!」杨仇道:「孩儿晓得!」

  温堇见他点头,她看了杨芊芊一眼,然后忽然自动地偎进了杨仇的怀中用手抚着他胸前衣襟所露出的伤疤道:「仇儿,虽然现在情势如此,但我还是不想你过度的使用种心大法,已后那些女子如果破身便像秦碧芬和颜彤两人一样,交给我带回谷中慢慢调教罢。」说着她抬头看着杨仇,而纤纤地一只玉手上已多了一颗丹药,她将它喂向杨仇道:「你要知道,吴清凤、路芳、加上赵芊芊,你已用了三次,虽然我可以用清神丹暂时拽止你被阳蛊夺去的记忆,但总不是办法,如果再这样下去,你会和你师父龙玉阳一样,连人类本能的记忆都失去而坠入湖中死。」杨仇饮丹入腹后将她拥紧道:「不,阿姨,让阳蛊啃食我的心智是我自愿的,你放心,这十六年来师父对我的教导和你对我的爱护,正如我身上被师父鞭打的伤一样深刻,我绝对不会忘记。」温堇起身说道:「你的意思只是为了要完成心愿,便连成痴子也愿意。」她也不等杨仇承认,即又道:「我知道你师父、父母,还有我和不理的仇都需要你来报,魔宗甚至要你来复兴,但是你也要知道,现在的你在我心里是比什么还重要。」她仰着头用那清彻却又充满情爱的大眼看着杨仇道:「答应我别像你爹一样,再让我再次陷入孤寂……嗯嗯。」龙仇没有答话,而是让那厚唇落在堇娘的小嘴上。

  尔时,两人唇才分开,温堇道:「仇儿,我是你的阿姨,也是你的师娘,更和你爹有亲密的关系,抛开这些不说,我曾经是一缕朱唇万人尝的下贱女子,而且年龄已有五十岁了,这样你还会爱我吗?」龙仇道:「阿姨,不,堇姐姐,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我一样爱你,二师父在死前说过,当初你会入妓院饱受欺凌,那是因为你和母亲一家被四大家族联合秦家给害了,而且你会和父亲发生关系,那是因为你爱父亲,你会嫁给二师父则是报答他救你出火坑,这些二师父都告诉我了,他也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并且认同了我们。」顿了一顿杨仇又道:「现在二师父死了,你再也没藉口当我「龙扬仇」的妻子了。」温堇痴道:「仇儿,仇郎,有你这句话,哪怕是你母亲醒来时反对,我便也要和你相守到老,不过我也要让你知道,我爱你不是因为你像你爹。」她说完将唇儿偎过,杨仇也顺势正要再次亲吻,却在这时两人耳中传来轻细的声响,这时,迅速分开,才带好了面具,布帘一掀,那殷晴晴已进得车来,只看她望了温堇一眼,便跪下道:「晴奴拜见令主及主子。」温堇丑脸冷凝默默不应,杨人九却坐回大椅轻嗯一声让她起身说话,这时殷晴晴从怀中拿出一卷物上前交到杨人九的道:「主子,这是四婢传来的武林十美及四大家族的资料,晴奴都已确认另外车队已到镇外别庄,牡丹护法已出迎,问主子和令主是否下车休息。」杨仇又应了一声道:「很好,你现在带赵芊芊交给牡丹进庄内抒洗,此车留下,由令主带来和「护令花伶」护法,没有我的命令不淮任何人进来,其余车队继续由刘标他们护往各处布点庄院。」殷晴晴应声「晴奴领命」她看了杨人九和温堇两人一眼,即将赵芊芊用被子包紧带出车中。

  车内两人待她身形远去,温堇再次掀开面具走到杨仇的面前,她一个转身坐入杨仇的怀里道:「看她样子,你到现在都不破她身,而且也不送入谷中让我来调教她,但我可要特别的叮咛你,殷恨儿这丫头可不简单,你必需特别注意,别因为她长的特别像你母亲,就对她疏了防备。」杨仇也卸下面具道:「仇儿晓得,仇儿不让她知道仇儿会武及仇儿真正面貌,就是因为仇儿防她,不过仇儿认为,殷晴晴不会背叛仇儿,因为殷晴晴是师父给仇儿的第一位女人,师父是绝不会害我的。」温堇闻言沉默了一会后却喻言深长的道:「仇郎,有时候最相信的人反而会害你最深。」她话才出口见杨仇一脸疑虑又道:「反正我不希望你被谁背叛而伤了身心。」见杨仇认真的点了头,温堇岔了话题道:「对了,刚才我为你把了脉,你体内的欲蛊已经平息,但在七天之内必会再次发作,到时候如果没阴癸水调和,必会反噬,因此这次我会留下,一来为你调理,二来我不许你再瞒我什么!」杨仇闻言道:「不,姐姐必需帮我守住谷中的一切,那里还有我娘和父亲及师父的墓,在没有进一步得到赵家其他女人时,我会让赵芊芊服侍我,这也是我留下赵芊芊的用意之一,再不然还有牡丹和紫兰、水仙她们来,而且如必要时我也会让晴奴献身,再者我也不放心让那二个贱人留在谷中没你看管。」温堇闻言道:「这你可放心,京城玉颜「秦碧芬」和碧玉娇花「颜彤」在我的调教之下,现在可比护令五伶还要忠心,倒是你要注意剩下那七人,传闻桃花仙子叶可卿和州城一花林琪在你师父坠崖后一年相继失踪、这其中必有阴谋,而且如我猜的不错,林琪就是万邪教圣女施莹,早年聂正将她安排在孙家成了孙鑫的妻子,落龙坡一役孙鑫死后又不知所踪,而万邪教却多了个圣母施莹,所以我想是她必是回归万邪教。」温堇看了杨人九一眼又道:「好吧,我回去就是了,但是你此番对付万邪教务必小心,魔宗一脉本以你龙家为主,你父亲龙玉银尚在时,聂正已经对宗主之位虎视眈眈,你父亲死时那一年中魔宗突然大乱,那聂正的野心也暴露无宜,后来你师父也是你伯伯龙玉阳跟着落崖未死,发誓报仇重回邪宗,聂宗碍于龙家在魔教的地位,和各宗尚支持,才维持表面的和平的十六年,不然以你失去武功又为魔教叛徒的师父,是不可能让聂正甘心如此臣服的。」温堇道:「现在你师父也死了,再加上支持龙家的净宗已灭,虽然你带上了你师父专用的面具让聂正心中迷惑你师父还在世而不敢大张其豉,不过他现在也不怕你师父死与未死,我看他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迟迟不下手,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反正你要小心才是。」「还有报仇的事,除了失踪的两人和谷中已落手的两人,旧武林十美就只剩下目前在云凤盟的孙绛红和李家的孙绛绿,还有钱家的「紫天玉女陆金岚」,赵家的「云梦仙姑林倩茹」,孙家「倾城一美李新云」这五人,我希望你尽量别再添加你的罪恶,毕竟你的心和你爹一样善良,只是被仇恨埋了心罢了。」

【完】